坑多不怕家里淹

天命风流(44)

恢复更新,文章有删改,大家注意前后的连贯QAQ


44.
     出院的那天,是个晚霞烧了半边天的傍晚。
     热闹看尽,门外围观的记者早已散去,沈夜捧着一大束鲜花,戴着墨镜,走出贵宾通道。
     “为什么我要捧着这个?”他瞥了一眼自己手上怒放的鲜花,实在不符合他英明神武的形象。
     谢衣认真地想了想,一本正经道:“戏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。”
     哪有这样欺负病人的道理!沈夜瞪他一眼,见他眼神里带着笑意,忍不住声音也温柔起来:“说起来,奥斯曼颁奖典礼是什么时候?”
     “不记得了。”谢衣老实回答。
     沈夜立刻摆出一张黑脸:“你不是有入围最佳新人吗?”
     “恩。”谢衣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,“入围而已。”

     他不紧张,沈夜却比他心急百倍,连忙翻出日历:“该死,居然是今天晚上!”
     奥斯曼颁奖典礼的现场距离医院有两个小时的路程,现在赶过去恐怕已经来不及。
     这种时候,谢衣居然还有闲心在这里与他黄昏漫步。
     真不知道该骂他迟钝还是漫不经心。沈夜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入围某个小电影节的奖项时,激动了整晚,颁奖时更是坐立不安——那时候他还没有遇见谢衣,连个可以交心相谈的人都没有。胜利时强抑欢喜,失落时假装大度,从台上到台下,都是戏子。
     沈夜走到自己车前,将谢衣拉了进来:“第一次获得提名,怎么也要去现场见证一下嘛。”
     谢衣看他严肃认真地样子,忍不住笑了笑,点点头。
     他演戏本就是随心,没有想过要登峰造极,留名青史,能得到肯定固然开心,没有拿到奖项也不会太失意——他人生的全部沮丧已经在前半生消耗殆尽,早已练得了一副平常心。
     只是看沈夜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,眉眼里的阴沉之气一扫而空,竟然有几分可爱的神情。
     就像巴巴望着他要糖果的小孩子,一不小心就心软随了他的意。

     沈夜一路如临大敌,发挥出了自己千年难遇的车技,开到了最高限速,一路狂飙,总算在颁奖开始前赶到了现场。临到门前,他才想起邀请函这回事,连忙打电话找沧溟救场:“沧溟,你在奥斯曼电影节的现场吗?”
     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:“不,流月这边有些事情,我抽不开身。”
     “那能不能帮忙搞张邀请函?”
     沧溟迟疑片刻:“我跟那边的高层不熟,颁奖又马上开始了,这不太好办……”
     沈夜边通着电话,边打量着现场的安保布置。今年的安保更加严格,在奥斯曼剧院附近,随处可见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,想混进去不是容易事。剧院门口,竖立着一块大荧幕,实况转播着剧院内的一举一动,周围围聚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。不远处,几名化着淡妆、佩戴着相关证件的工作人员正在检查来宾的证件。再往里走,便是万众瞩目的红地毯了。
     沈夜曾经应邀参加过几次颁奖典礼,对其中的门道摸得清清楚楚。


     奥斯曼剧院一共有三个入口,第一个入口是明星和大部分媒体的入口,即剧院正门,检查十分严格,很难突破;第二个入口则是普通工作人员入口,需要工作证作掩护;第三个入口则是评委和内部工作人员的贵宾入口。如此重要的盛会,每个入口自然都保安重重。
     “你的邀请函呢?”沈夜转头看谢衣。
     谢衣摇摇头,无辜地看着他:“没有收到。”
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候选人竟然没有收到邀请函?”片刻之后,沈夜回过神来,咬牙切齿道,“又是砺罂那家伙对不对?他竟然把你的邀请函私自扣了下来?!”
     谢衣指了指不远处的大荧幕:“就在这儿看也挺好的。”
     有月色,有人群,还有身边的人。


      沈夜不死心地又观察了一番现场地形,低声道:“跟我来。”
      谢衣不明就里,跟着他绕着圆形的剧院,往人群稀少的另一边走去。走到一半,恰好遇见一群时尚靓丽的年轻女孩,人人都拎着一个大包,朝普通工作人员入口走去。沈夜连忙跟上她们,热情洋溢地跟她们自我介绍,自己跟旁边这人是舞台的灯光师,刚才出来急了些,拿错了工作证。
      说着,沈夜还装模作样地拿出一个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卡片晃了晃。
      忽悠人这种事情,一定要自信有底气,才能让人相信。
     几名女孩涉世未深,果然被他唬住了,不过仍有些迟疑:“按照规定,我们是不能带无关的人进场的……”
     “我都急死了,要是进不去,灯光那边出了点问题,饭碗就丢了,我刚来不久,跟这边的人不熟悉,不都不敢告诉他们,要是被上面知道了,又要扣半月工资。你们要是不信,待会进去了,我让我师傅跟你们解释一下……”
     沈夜说得情真意切,就差没泪水盈眶了。
     一个女孩上下扫了他一眼:“你长得好像沈夜……”
     沈夜无奈地摸摸自己的脸颊:“从小他们都这么说。”
     见状对方终于放下了戒心:“待会你跟着我们进去,要是被发现了也是自己运气不好,别连累我们。”
     沈夜忙不迭地点头。谢衣在一旁看得忍不住笑了起来,一群女孩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站了个人。

     谢衣戴着帽子,整个人隐在夜色中,一时半刻居然没人认出他。沈夜不动声色地扯了扯他的袖口,拉着他跟着那群女孩向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没到入口,又一群化着浓妆的女孩走近入口。沈夜拉着谢衣借着人群的掩护,对工作人员晃了晃手上的山寨工作证,竟然蒙混过关,混入了后台。
     谢衣第一次知道演技好还有这种便利,唬得人小姑娘一愣一愣的。、

     沈夜熟门熟路,迅速找到了正确的路线,等那群女孩回头想找他们的时候,两人早已逃之夭夭。
     谢衣跟着他拐了个弯,转到正门附近,沈夜指了指不远处的红地毯:“快上去!”
     他向前走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看沈夜。
     明与暗的交界,生死相许的距离,只有这一步。
     沈夜不明白他的犹豫,对他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,目光灼热,烧得他脸颊微微发烫。
     不需要言语,不需要犹豫,谢衣从他的眼睛里,便看到了整个世界的分量。

评论(8)
热度(12)

糖多不要钱!

© 坑多不怕家里淹 | Powered by LOFTER